Sign in

鬼滅之刃中的吃人鬼是由鬼舞辻無慘所組織和帶領的,鬼舞辻無慘是鬼滅之刃中的第一個鬼,在組織中無慘又透過制度選出能力較強的十二人,也就是故事中的十二鬼月,十二鬼月分成上弦、下弦並帶有數字,數字越小則越強大。

在故事中的規則設定中,吃人鬼主要靠著兩種方式增強能力:

無慘的血,在現實中可以想像成讓運動員吃禁藥提升最大心律,然而奇怪的是這些吃禁藥的鬼在灰飛煙滅前,往往都會疑惑明明得到無慘大人的血怎麼還是輸了這場比賽? 是不是有點像是很多運動員被發現服藥後的情況呢?

圖片來源: http://www.zaoyouxi.com/new/d636f3cbaf1b4c5a966add5e844b9fb6

鬼舞辻無慘

鬼王 | 是組織中最強的鬼 | 外貌為年輕男子 | 實際超過 1000 歲

在故事設定中,無慘能用自己的血將人類變成鬼並控制對方,只要手下的鬼說出有關他的情報就會被發動「詛咒」而死亡,對所有的鬼掌握著生殺大權。

在營利單位之中,老闆能用錢來控制員工,老闆的外表在這邊不那麼重要,但只要底下的人講了關於老闆的壞話或忤逆老闆的意思,那很可能就會在某個時刻從公司中被消失。

給我錢! 但把愛、勇氣、希望都賣了,能換來多少錢?

成長的規則

對於吃人鬼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讓能力增強,然後成為十二鬼月,讓自己有更高的地位,吃人鬼主要靠著兩種方式增強能力:

對資本主義塑造出的營利單位來說,底下的員工最重要的就是賺到更多錢,或是成為主管讓團隊賺更多的錢,一般員工主要靠著兩種方式增強賺錢能力:

好主管與豬頭主管

絕大部分的員工在工作初期最重要的就是專業上能力的累積,那這時候我們該怎麼辨識好主管和豬頭主管就成為了重要的課題,接下來簡單分類:

有能力的主管

沒能力的主管

有能力的主管或同事,不管人好人差都可以在技術和態度上透過相處而學習而成長,沒能力的爛人則可以讓你知道有多爛,讓我們之後成為自己喜歡的大人機率又更高一些,最慘的反而是沒能力人很好的主管,可能會因為想要讓有能力的員工永遠在底下打雜,而透過特殊的操作和工作安排讓你無限打雜,舉例來說

鬼舞辻無慘聰明的地方在透過輸血的方式讓底下的鬼無止盡的勞動,並且讓他們誤以為不需要鍛鍊只要吃人就可以變強,舉個例子來說,一個對職涯發展不好的主管會怎麼做?

那,在我看來上弦、下弦和一般吃人鬼之間的區別差異又在哪?! 在繼續之前我想先談談存量、增量、流量三個名詞的概念。

存量、增量、流量與流量池

普通的鬼,大多是在固定的地點像是荒山野嶺中隨機吃人,而且還需要和其他的鬼去競爭,在獲得人類獵物的數量上來說存量、流量、增量都是少的。

下弦的策略性較高,以無限列車篇中的下弦之一魘夢,就是透過策略來一次捕獲整台列車的人,吃一次直接抵過普通鬼一整年。


到了台北發展之後,接觸到了很多課程或是經驗分享,老實說剛開始覺得很棒也充滿新鮮感,但到後來慢慢覺得像肥肉充滿的滷肉飯一樣,發現吃了不一定健康也有點膩。

另外一個比較特別的是意外常在台北的麥當勞、7–11、漢堡王聽到人們在分享創業、高報酬投資還有做入會費繳交的交易,這部分實在有點問號,所以想來談談善逸這個人物帶給我的小小啟發。

想看善逸的故事,推薦可以看 17 集,傳送門在這邊,文章中的截圖大多也都是從影片中截出來的。

我妻善逸

164.5 公分 | 58kg | 16歲 | 9月3日生 | 處女座

一頭黃髮的善逸在劇中是個總是貪生怕死、還沒找到喜歡的自己、遇到危險大多選擇是逃避的人物。善逸最常說出口的話就是死定了死定了,黃色的頭髮也是因為怕挨爺爺揍爬到了樹上被閃電打到才變成黃色,也因為這樣的個性,善逸反而對我這樣的平凡人來說反而最有親近感。

在現實的社會中,以前我也總是柿子挑軟的吃又害怕失敗。高中以前從來沒人會引導我長大後想成為什麼樣的大人,而到了大學卻又直接要選擇一個科系和未來的方向,老實說畢業前真的是滿頭問號。

善逸: 我一直都知道要好好努力,可是我會害怕,會逃避會哭,我想要改變,我想要成為有用的人。

當年大學畢業,只推甄了系上資訊應用組,校外一所都沒申請也不想報名補習跟準備考試,心態上就是推甄至少大四修的研究所課程不會白費,加上體驗過一學期十主科訓練後真的厭倦也不想多花成本在無意義的考試上。

教練與引導

當善逸不斷的逃跑不斷的被罰,也曾跟爺爺說:「其實,我也想回應你的期待,可是我做不到,別看我這樣,我也瞞著你偷偷修行,完全沒睡,但依然沒有一點成果。」

善逸的爺爺曾是鬼殺隊的柱,對善逸來說更是個嚴格的教練,善逸在前期做的很多訓練其實都跟我們小時候所受的訓練一樣,大多是因為長輩、社會、體制給我們的設定,是讓我們在害怕被處罰或被貼標籤的情況下所做的訓練,訓練去追求那些有條件的幸福


各位大大好!!! 前陣子小編看了鬼滅深受感動,懵懵懂懂長大工作第六年了,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和看待出社會工作這件事?

在出了社會之後,我在追求這些績效表現、成長成就的同時,總在有些時候突然有種自己慢慢被消逝的感受。接下來想從杏壽郎簡立峰三個階段生涯故事和大家談談認同與意義。

炎柱杏壽郎

177 公分 | 72kg | 20歲 | 5月10日生 | 金牛座

"杏壽郎是鬼殺隊炎柱,炎之呼吸的使用者。有著一頭黃紅色相間的長髮,鬼殺隊制服外披著火焰圖案的羽織。性格樂天,熱情如火,不太聽人說話,卻擁有出色的領導力和判斷力,在隊中是有如大哥般存在。

父親槇壽郎為前炎柱,另有一名幼弟千壽郎,母親在他幼年時因病過世,原本樂於教導孩子劍術的父親不堪喪妻之痛,從此變得委靡不振甚至開始酗酒。於是他靠研讀家傳的炎之呼吸指南書自學努力成為柱,年紀輕輕就讀完三冊。

後在眾人合力之下擊退魘夢、猗窩座,成功保住車上200名乘客的性命,臨終前將想告訴父親和千壽郎的話傳達給炭治郎,在看到母親的魂魄出現在面前後含笑而逝。" (摘自 wiki)

"柱ならば後輩の盾となるのは当然だ"

因為我是柱,成為後輩的盾是理所當然的事。這句是炎柱杏壽郎在死去前跟晚輩說的話,杏壽郎出生在嚴格的家庭,從小母親就教導他身為強者的唯一使命,就是要保護弱者。

杏壽郎是個豪邁、爽朗、正直的人,在無限列車篇中,還記得他在火車上吃了很多美味便當,就是不停的吃、不停地大聲稱讚好吃,在見到三個來支援的後輩,就是直接對著炭治郎、善逸、伊之助說你們都讓我來照顧吧!!!

完整影片來源: https://youtu.be/tknn02o0B5o

遇到緊急問題發生時,杏壽郎在前往支援路上就先給化身為車輛的魘夢連續綿密的斬擊來增加危機反應時間。在過程中也快速判斷現場狀況,讓炭治郎、伊之助去尋找並擊敗鬼,告訴晚輩說後面的五節車廂交給他保護。

其實,炎柱大可以直接自己做好斬殺鬼的任務,但因為炭治郎、伊之助並沒有能力保護這麼多車廂的乘客,所以杏壽郎在當下做了這樣的判斷和人力上的調度,這樣的應變氣場和能力真的會讓後輩感到安心和願意努力的動力,伊之助也因此邊靠北邊心甘情願去配合指令動作。

生涯中的三個階段

"昨日の自分より確実に強い自分になれる"

在人生中的第一個階段,簡立峰的第一個階段在學術鍛鍊了 15 年,從私立大學到台大念書,五年半的碩士和博士學會了享受孤獨、空虛感,那個壓力就是老師很優秀、同學很優秀。

杏壽郎則是在小的時候母親就過世了,而為了追求曾經也是炎柱的父親認同,努力的成為炎柱,盼望得到父親稱讚與認同,對杏壽郎來說只要持續不斷的精進自己,你絕對可以比昨天的自己更強大。

第一個階段: 在體系中追求成長

在第一個階段,社會其實很早就建立了一個體系,讓我們下意識去追求,像是追求績效表現、薪資成長。

就像戰鬥的過程中上弦之參猗窩座,為了追求武藝至高的享受而成為了鬼,在看到了杏壽郎身上的鬥氣已經接近了至高領域後,覺得好不容易有了可能會更強的對手,甚至希望炎柱也能夠變成鬼。

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和看待出社會工作這件事? 在出了社會之後,我在追求這些績效表現、成長成就的同時,總在有些時候突然有種在自己慢慢被消逝的感受,那個表層想法在鬼滅之中也許是我並不想成為鬼。

第二個階段: 發揮能力上的影響力

在第二個階段,簡立峰選擇加入了 Google,成為 Google 在台灣的第一個員工。

選擇放棄過往學術的累積,是因為看到了全世界更優秀的學者,認為 Google 的 R&D 如果可以在台灣,也許在十年二十年後台灣需要跟國際接軌,而台灣就已經培養了一群人準備好跟國際接軌。

在杏壽郎成為炎柱之後,很開心的向父親報告這個好消息,父親卻對人生不再懷抱熱情,冷言冷語打發掉杏壽郎。即便如此杏壽郎仍舊鼓勵弟弟說:「老實說,父親並沒有高興,他說根本沒意義。但是我的熱情,不會因此消失!心中的火焰,從未消失過,我絕不會被挫敗!」

そんなことで俺の情熱は無くならない! 心の炎が消えることはない!

當杏壽郎在無限列車上見到三個來支援的後輩時,也是對著炭治郎、善逸、伊之助說大家都讓我來照顧,在這個階段杏壽郎是希望能培養接下來將成為柱的晚輩們。


前陣子,看了台灣工程師在矽谷的直播(去年超幸運聽到在台大那場分享就被圈粉),這次聽到訪問星星女孩的故事內心很是激動,於是立馬去借了書來看,看書的過程中,成大校友會社團有個人來開地圖砲,激起大家熱烈迴響,很幸運的,才有這個機會跟厲害的學長吃飯,這周末又聽了溫暖 100% 的分享,於是想稍稍整理一下心得。

時間有限,很多事情都想要嘗試,就需要提早計畫

星星女孩,高中參加北一女熱舞社然後是投資理財創社社長,高二開始準備申請 MIT,大學四年實習三次 (中研院、大摩、google),其中有一年去劍橋交換,2014 年 MIT 畢業,大四修完大部分研究所課程,碩士預計一年畢業,後面在學的時間除了寫論文都在工作,現在在 Facebook 粉絲專頁的 Team。

以上,可以看出真的是一個很善於計畫的人,書中有提到家庭教育中一個很特別的投籃理論,因為人如果沒有嘗試過就不會知道是不是適合,所以從小爸媽就給了她很多機會去各種嘗試,也是因為這樣才有機會進入希望學生全人發展的 MIT。

如果不知道要去哪,在哪裏、做什麼或許一點都不重要

學長的分享,很受用的觀念也是如此,學長的目標真的很遠大,很早就立定志向想要成為一個跨國企業的 CFO,想讓世界,看見台灣,因為台灣,肯定是有能力培養出這樣的人才。

由於學長很早就發現對數字上的熱忱,即使在早期風氣較保守 (悠哉) 的成大,還是數次北上台北參與實習與比賽,此外學長還說了一個故事:

愛莉絲在迷路的時候,去問了那隻肥貓,我現在在哪裡?貓反問那妳想去哪裏,如果不知道要去哪,妳在哪裏一點都不重要。

分享當天我最被打到的一句話:

目標清楚方向正確,爬也會爬到,時間問題

對 MIT 的學生來說,生活從來就不只是唸書而已,每個人更重視的是,自己的人生目標是什麼,該怎麼追求,念書只是達成目標的手段之一。

學長也問了,你工作是為了什麼?你有沒有想過,最想要做的事情什麼?為什麼要活著有想過嗎?要有清楚的目標,有想要做的就去做,不然過了幾年,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

想要做得比別人更好,就是比別人更早做準備。(吃個飯真是滿滿的打擊 QQ)

想要的生活,要怎麼去達到

這周末聽了施易男的分享,剛開始看到超多迷妹,想說靠太扯囉… 是不是走錯棚了?!!!聽著聽著也才深刻感受到努力的過程還有成長,從因為爸爸生病賣掉房子,拼命的南北奔波工作賺醫藥費,然後面對媽媽的過世,練習轉念走出親人離世的黑洞。

事業上從演員跨足到馬卡龍的製作和出書,過程中還是不斷的學習,像是平面設計、室內設計、網頁設計、甜點證照,曾經媽媽問他,都當到知名演員爽賺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停掉通告做這些?因為,是想要的生活啊。

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我們也會不斷的成長

這幾年,好幾次被嗆爆工作存錢到底是要做什麼,真心話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尤其是當把社群軟體關掉之後 QQ

像是,如果不打卡,還會想跑馬拉松或是去紐西蘭嗎?如果,有那麼一天,做的事情不再是為了打卡分享就能夠感受到內心的飽滿,那或許,就會是想要做的事情了吧?

接下來的生活,還是會繼續的嘗試!!!就像曾經,也天真的以為在台南爽過就是想要的生活,但在幾年後現在,可支配的錢比讀書多很多、Loading 比讀書小很多,這幾個月每天三四點就下班,坦白說也沒有比較快樂,反而還越來越焦慮 QQ 不斷的想,這真的是想要的生活嗎?這幾周,有時睡不太好就不斷問自己。不過,該慶幸的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也不斷成長,也許這就是比當歸長一點的人蔘吧。


各位大大好!!! 前陣子小編看了鬼滅深受感動,想和大家談談情緒這件事情。懵懵懂懂長大工作第六年了,最大的感觸是我們花很多時間其實都不是處理事情而只是在處理情緒,就像劇中說的

如果光憑憤怒就能勝利,那世界上就不會有鬼了。

鬼滅之刃中的鬼由無慘所組織帶領,分成上弦、下弦並帶有數字,數字越小越強大,魘夢是下弦最強的,我想是因為成功了操弄了人性的弱點。

下弦之壹魘夢嘲笑著說人類的原動力是心靈、精神,因為人類的心全都一樣,就像玻璃工藝品一般地脆弱。

Source: https://loory.tw/wp-content/uploads/20201031031938_50.jpg

底下想分享一個故事,一個業務代表的故事 [1]:

因為業務代表是代表公司,但當業務回到公司的時候又代表客戶,所以往往會有腳色上很尷尬衝突的地方,那到了客戶端,當然就需要代表公司解釋這一切,解釋很多問題發生的原因。

至於為什麼要說和要說什麼,不管是時程、預算、範圍改變都該說,因為範圍改變也會造成時程、預算、品質改變,當範圍改變時我們應該講清楚,告訴對方不好意思,現在時間也要變、預算也要加,不要讓他範圍改變,但時程照舊,到時候就是搞死自己。

然後呢?這時候對方總經理大長官走進來,當時我只是一個業務代表去,然後談到後來其實我有點不爽,那時候應該二十六七歲,然後呢他更不爽,他居然罵我什麼,最後只差沒有罵三字經,他還說了一句話,講說

你這種業務,就給我滾出去。

他是在罵我們公司的東西,只是他把事跟人混在一起,但是,我面對這個狀況會怎麼做,就像我剛剛講的,當一個人被羞辱可能就離開出去。

我當時是這樣子,當時是怒氣就直接衝到腦門,但衝到腦門的當下的我又把怒氣收回來。因為我又想到另外一件事,你是代表公司,公司就是公司,你今天只是公司派來的演戲的這個角色,你知道你只是飾演這個角色,結果你把個人情緒帶進去的時候,會造成什麼問題?

是你跟公司都賠進去了。

我們在經營的其實是個人品牌,公司賠進去是因為公司沒做好,可是,你不要把自己也賠進去了,甚至你是有機會挽救局面的,但你會因為憤怒也把自己賠進去,僅僅因為你也不爽對方,所以跟他互槓上,互槓上去之後,公司賠了你也賠了,最後你也救不了,然後也沒有顯出你多厲害,結果反而僵局更僵。

所以那時候衝到腦門的怒氣,我想到這一點就都收回來,然後就跟他說是,我們會如何如何處理,在他幾乎是羞辱我個人情況下,我還是跟他心平氣和的壓下情緒來把它處理完。

你知道,在後來隔兩天,他在跟我們董事長的這個餐宴會場上面,他當場跟我們董事長誇獎我,他就這樣說我,他說,這個! 打不死蟑螂。

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少則得,多則惑。

下弦之壹透過做夢、對方總經理透過憤怒來控制人類,炭治郎因為擁有善良溫暖而堅定的心能夠發現並突破夢境、業務透過發現並轉換思考來消散怒氣,僅僅是價值觀上的小小的動作,讓人類最終展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所謂強大,不是只能用在肉體上的形容詞。

所以下次如果是我們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我們又會選擇怎麼做? 大家共勉之,哪天如果看到小編不夠穩定,也歡迎嗆爆我XDDD

[1]: 業務代表的故事來自於完成六大馬的象總王冠翔,真的很勵志!!!


關於教育!創辦人對談:均一教育平台 呂冠緯 X 商業思維學院 Gipi

當均一有個願景使命在的時候,目的是去解那個問題,商業思維就是跳脫出來去思考有一筆錢或資源,我們會怎麼去使用,對談的連結點我

目標: 擴大影響力

假設: 募到超過三倍的資源,我們會做什麼樣的決定?

商業思惟是聚焦在真正要解決的問題

回過頭去反思真正想要加速的東西,當資源有限的時候,是不是關注在這樣的事情上,什麼是真正要解決的問題:

早期都在把資源拉進組織,像是募款或是找志工,走到一個階段當帳面上增量出現瓶頸的時候,就會去思考怎麼繼續擴大影響力?

商業思維本身不一定是賺錢,本質是怎麼有效率的達到供需之間的交流,影響力的達到,影響力去幫到誰,仍舊是一個供需的交流,蘋果就影響了一整個生態系,鴻海、台積電代工為了 iPhone 這個目標,均一雖然不代表全部的教育體系,但不代表不能影響和協同整個教育環境。

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內容,均一目前只有 30 位的全職夥伴,均一做內容增量會達到一個頂,那怎麼槓桿外部生態系,在同個目標上持續前進讓更好的內容持續產出是均一今年在做的事情。

那槓桿本身要怎麼發生,雖然均一沒有拿台北市的資源,但改成協助台北市政府去做出更好的教育資源,協做出的資源能夠放在均一和北市的平台:

未來如果有一天教育部也發現能夠加入,就有機會成為一條教育內容的高鐵,這也就是均一雖然是非營利組織,但選擇今年開始做 BD 跟 Branding 和政府關係,這些改變和創新來自於限制,預算固定的情況下,要怎麼增加影響力的想法轉變。

命題

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是相對重要的,所以今年命題變成: 如果今天預算是穩定的,我們要怎麼持續擴大影響力,所以教育這場遊戲可以影響誰? 誰是最重要的規則制定者跟遊戲者? 就會發現政府其實是球員兼裁判,所以 BD 的目標就會變成

均一的 BD 做的是生態系的槓桿,也許跟生態系合作比起跟外部要進來資源轉化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有差異,但環境整體是一直在變好的

b2b2c 在今年均一和 Line 的合作

跨組織的合作

追求增長之後可以思考的問題,Lifetime Value 去看,決定先從老師當成重點,雖然主要使用者是學生,但老師是核心,所以目前是要增加穩定用科技融入教育的老師,是一個改變教育的重要指標,目標是能夠形成一個教育體系,跟各縣市政府合作在教師的培育,從工具的操作到後續的課程串聯,找出有分享意願的老師成為接下來的老師,縣市政府再支持相關的老師。

雖然錢沒有進來,但造成的結果是相同的,當我們產生資源的能力有限,影響有影響力的人或組織一起協助這個環境朝向我們想要的方向。

教育的個人化

能夠透過科技去做到差異化授業,本質仍是生命影響生命、對話影響生命、基於觀察和了解去影響生命,協助老師成為學習上的教練,老師本身是不是也有自我改進的過程,師生關係可能會成為資深學習者和資淺學習者的概念?

沒有被教過怎麼面對挫折,高成就者修正經驗反而少,這部分特別可惜?

當一個人不懂的時候,你罵他是沒用的

終身學習,線上學習,社群學習,科技加速了大量轉化後的資訊、資源的搜尋與吸收,下一代的教育顯然會跟現在有很大的差異。

把大家都拉到這個局的小學生創業商業思維

參加了 Evonne 在工作生活家的分享,談小學生的商業思維,主要的內容如下面這個連結: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wljofficial/permalink/693382911323815/

可以練習看財報,知道台積毛利 50% 跟聯電 15% 的差別在哪,對自己公司的財報有了解嗎? 費用跟固定成本對公司的差異在哪? 外包行動電源的租用給同學,外包外送給外送平台。

QA 1: 點 (自己)、線 (團隊)、面 (公司)、體 (產業) 選工作,寧可選壓力很大但有商業思維的老闆一起工作,千萬不要找一個產業在下滑的產業,產業如果下滑就會開始因為資源不足內鬥,所以 Evonne 選擇離開產業在下滑監控產業去電商,電商的快速成長也能帶給成員成長,常常光處理外部機會就做不完了,相對比較不會去處理資源類的宮廷鬥爭。

QA 2: 軟體 PM 和硬體 PM 的差別,硬體要處理非常多的細節流程,換任何人做可能都沒有差異,但有機會接觸到很多業界有名的人。軟體 PM 可以快速透過迭帶對產品、對市場有影響,會比較適合想要成長變化的人。

QA3: 怎麼決定要不要去做一件事或工作,看失去跟收益的比較,失去通常如果只是固定的時間,收益是沒有限制的就會去做,但像是粉絲私訊只是想要聊聊的就不一定會聊,因為主題不明確也不確定能夠幫助到什麼。


我是一個前端工程師,在當攻城獅的過程中,有發現自己被要求做違背價值觀的事情時會很沒效率也不開心,很多時候都只會悶著繼續做也不太會表達

還好在下雨天有來聽小白姐分享,在今天之前,總覺得談判好像是能言善道的人才需要學,今天聽了之後發現談判其實也是反思有沒有在交流過程中更接近目標的一種方法

價值談判

上班族除了領錢的同時,也要發現老闆需要員工幫忙工作,找出自己對利害關係人的價值與關係,理解價值就會有談下去的自信與基礎

其實那些被欺負很可能是我們供養出來的討厭模樣,對方一哭二鬧三上吊你妥協,下次對方就會變本加厲,因為會發現不但擅長而且這方法顯然有用。

值得思考的是比大聲、比捅刀能力、比陽奉陰違是最終的目標嗎? 想輸贏的瞬間就先輸了,有時候表面上退一步,實際上會比正面對決更接近目標。

在交流的過程中有沒有誘導對方說出抓狂或傲嬌的背後原因和相關資訊? 那些以力逼人背後的 User Intent 還有那些操弄與被操弄的核心慾望,當過程和 User Intent 被拆解之後,對於那些故意的人來說,要讓他們知道這方法沒效。對於不小心表現情緒的人,我們的冷靜也是給他們宣洩的機會,事後來看也許對大家都好。

小白姐今天給大家的 CTA 是:

後記: 分享之前聽過的遊戲化的八角框架 給大家,覺得也很適合拆解和切入對方的背後的慾望和想法。

八角框架

內、外部動機

1. Epic Meaning: 成就感和影響力

2. Avoidance: 對失去的恐懼

外部動機 (目標導向)

1. Accomplishment: 發展成就,像是錢或位置

2. Scarcity: 競爭稀缺資源

3. Ownership: 所有權與佔有慾,會想要保護

內部動機 (體驗導向)

1. Empowerment: 創造與得到回饋

2. Unpredictability: 不確定性、好奇

3. Social Influence: 社會影響力與同理心 (歸屬感)

工作生活家,小白姐分享價值談判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